第六十一章石堡城血戰(中)
御龙在天答题答案
御龙在天答题答案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執子之手 畸愛博士 一品亂譚
小說排行榜 綜合其它 短篇文學 笑話大全 偵探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競技小說 現代文學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熱門小說 靜靜遼河 嬌妻愛女 完結小說
御龙在天答题答案 > 玄幻小說 > 大唐烈 作者: 長風萬里行 時間: 2019-5-21 
第六十一章石堡城血戰(中)
  第六十一章石堡城血戰(中)

  聽說這種規模的貨物還有十批,陳天豪開心的笑了起來,臉上的肥將眼睛都擠成了兩條細,陳天豪的貨場在鎮子的中央,巨大的用木頭和泥建成的倉庫有十余間,排列得非常整齊,倉庫前面是一個巨大的場地,上面已經堆放了很多貨物,一些搬工苦力正在幾個帳房的指揮下將貨物分類,然后搬進倉庫。{我。}

  還有一些鮮活的鵝撞在木筐中,一百多頭羊栓在場地一個邊角,顯得十分熱鬧和混亂,桑央嘉措一看到羊,心中一喜,知道這就是要送上石堡城的食了,對著跟隨在身后的一個年紀較大的吐蕃漢子使了個眼色,那漢子點點頭,然后就不動聲的跟在了兩人身后。

  桑央嘉措的貨物進到了場地,陳天豪馬上就叫來了一個帳房,說道:“馬上清點桑吉的貨物,等下還有十趟,都是一樣的規模,你們這下起碼要忙三天了,再去叫些力把式來,這些人不夠?!狽愿勞炅順綠旌雷范隕Q爰未胛實潰骸盎故怯沒蹺锝嵋話?,銀錢結一半?價錢按照去年的來?”

  桑央嘉措遲疑了一下,臉上出為難的樣子說道:“要是去年這個價錢沒問題,但是今年貨少,我為了你的這批貨成本花得高了,要是按這價錢我會虧的,這次的價格要提高兩成才行?!?br>
  陳天豪臉色一變,緊接著又堆起了笑容:“今年的價錢是不能夠和去年比,桑吉你送來那么多貨也算幫了我的大忙,但是加兩成是不行的,只能給你加一成,這是極限了,整個石堡集也只有我能夠吃下你的貨,出得了那么高的價錢?!?br>
  桑央嘉措只是搖頭,一口咬死要加兩成,陳天豪站在陽光下頭的瀑布汗將口的衣衫都濡了,又是急又是熱,身邊的兩個護衛其中一個進屋去拿了一個水壺過來,陳天豪一口氣灌下去半壺,著氣說道:“不如我們進屋去談,酒菜都備下了,這天氣可真是熱得門?!?br>
  桑央嘉措還是搖頭,陳天豪這時不管他身上的味道了,一把拉住桑央嘉措的手說道:“一成不能再加了,不過可以給你一些軍中淘汰下來的軍械,其中還有五十具軍弩,也足夠抵那一成的錢了?!?br>
  桑央嘉措眼睛一亮,他們車上只有一些長矛和刀,武器上的劣勢明顯,要是有這五十具軍弩成功的機會就會大增,桑央嘉措不動聲的說道:“你給我的武器可是不怎么樣,上一次給的長頭都銹蝕得斷掉了,這樣的武器根本賣不出去,這次的軍弩估計也是這般貨?那怎么可能抵這一成的貨?我這次可是給你拉來了一百車的藥材和皮貨?!?br>
  陳天豪肥手連搖,手指頭就像一個個營養過剩的蘿卜一般,急忙說道:“上次的貨物我也不知道會是那么差,但是這次的軍弩可是好東西,絕對使用沒問題,我們可是做長期買賣的,我在坑你豈不是自己找自己的麻煩?!?br>
  桑央嘉措沉思片刻,還是搖搖頭道:“軍弩是好東西,拿到我們那邊也能夠賣上好價錢,但是你們唐人做的弩箭我們吐蕃人做不出來,拿上去也是廢物,還不如刀鐵鍋?!?br>
  陳天豪看來是急于說定這筆買賣,就說道:“弩箭沒有問題,這次先給你一千只,以后都可以到我這里購買,這樣你可滿意了?”

  桑央嘉措臉上第一次出笑容,點點頭說道:“那好,陳老板真是爽快人,打交道這么幾年從來沒有讓我失望過?!?br>
  站在桑央嘉措身后比較近的幾個吐蕃大漢也懂漢話,聽了有軍弩不由臉上出喜,年紀稍大的吐蕃漢子眼神嚴厲的瞪了過去,那幾人連忙低下頭去,陳天豪心中大喜之下根本沒有注意這些,拉著桑央嘉措就往屋里走,進了屋子里面還有一個院子,里面有十幾個大漢,都是孔武有力,有幾個臉上帶有傷疤,一看就知道是軍人出身。我}

  有四人站在門口,其余的不是光在院中舉石鎖練力氣,就是兩兩在撲擊為戲,桑央嘉措一進去十幾個人的眼神就犀利的瞪了過來,看到是陳天豪陪同的之后就放松下來,開始做原來做的事情。

  桑央嘉措將這些都看在眼中,陪他進去的只有那個中年漢子,穿過園子,來到正廳,里面已經擺好單席,陳天豪邀請桑央嘉措入席,酒菜就由一些大漢端了進來,明顯這里伺候的人沒有丫鬟侍女,全是這些軍漢,說明這里是陳天豪一個重要的地方。

  桑央嘉措決定試探一下,坐定之后就開口說道:“不知道陳老板說的東西什么時候能夠拿來啊,我從來沒有見過唐軍的軍弩,正想開開眼界?!?br>
  陳天豪哈哈笑道:“只要桑吉你的貨一到齊,所有的東西馬上就給你,不會耽誤你的時間,現在就請用,這可是我精心準備的吃食,在吐蕃可是吃不到這些好東西的?!?br>
  桑央嘉措點點頭開始進食,底下的眼神中充了喜悅,看來陳天豪的貨物就在這里,肯定不止陳天豪所說的軍械,這樣簡直是雪中送炭的大好事。

  于是桑央嘉措開始和陳天豪吃喝起來,酒桑央嘉措借口遠道而來身體疲憊沒有喝,只是按著桌上的菜吃,末了還吃了兩個份量足有一斤的餅子,陳天豪臉上笑容不減,肚里暗罵簡直是餓死鬼投胎。

  兩人一直吃喝到夜幕降臨,整個陳家的貨場都點起了燈火,墻上了火把,桑央嘉措的一百輛車也到了,院子都顯得有點擁擠,陳天豪聽下人告知一百輛車全部到了,就點頭表示知道了,然后就邀請桑央嘉措一起去前面貨場。

  桑央嘉措嘴一抹,拍拍肚子就起身和陳天豪往外面走去,外面小院中的軍漢只剩下了八個,全部都穿上了皮甲,除了間的橫刀手中還拿上了長矛,門口戰友兩人,其余的六人都站在了院墻下方搭好的一個木架上面,這木架人站在上面剛好能夠將上半身探出去,是能夠有效防御外面進攻的設計。

  不過現在全部看在了桑央嘉措眼中,出了這個小院門,門就被關上了,看著厚實的院門關上,桑央嘉措轉身就跟上了陳天豪,場地上的貨物已經堆積如山了,約有四五十名力把式正在將貨物從車上搬下來,桑央嘉措的手下全部都蹲在一邊吃干糧,五百條大漢占據了很大一塊地方。

  桑央嘉措拉住陳天豪問道:“我的貨全部到了,你的東西呢?”

  陳天豪看了一眼場中的貨物,就說道:“馬上,庫房里有一部分,還有一部分不可能放在這些外邊的庫房中,等下我叫人搬來?!彼底哦艘桓瞿愣醚凵窀Q爰未?,桑央嘉措一愣,隨即想起陳天豪肯定指的是軍弩和刀。

  院門這時候突然又拉開了,說說笑笑的走進來十幾個唐軍打扮的漢子,這些人沒有穿鎧甲,身上就是一件黑色的軍服,間倒是掛著橫刀,一進門突然看見幾百個漢子蹲在地上啃干糧,這場面何其壯觀,領頭的唐軍軍官是一個隊正,就轉頭掃了一眼,現陳天豪站在院中,就徑直朝這邊走來。

  陳天豪看來和這個隊正十分熟悉,也沒有過去一下,就在原地揮了揮手,那隊正走過來就說道:“陳老板,這怎么會有那么多的吐蕃人?”

  陳天豪連忙將桑央嘉措拉到前面,對這個隊正介紹道:“這是跟我做了幾年生意的吐蕃商人桑吉,這次是送貨的,這些吐蕃人都是他手下送貨的?!?br>
  這隊正打量了桑央嘉措一眼,說道:“哦,這樣啊,那你準備的東西好了沒有?我要拿走?!?br>
  陳天豪連忙點頭,指著角落中的鴨說道:“都在那邊,活三百只,活鴨兩百只,羊兩百頭,還有牦牛五十頭,這牛就是桑吉送來的?!?br>
  那隊正臉上出微笑,向桑央嘉措點點頭,然后向那個放鴨的角落走去,一邊走一邊對跟著自己進來的唐軍士兵說道:“叫外邊的人進來,東西都準備好了,趕緊送回去,今出來了一天了,還沒有玩兒夠嗎?”

  一個唐軍就搖搖晃晃的走了出去,外面就又走進來三十多個唐軍,基本上都是臉酒氣,想必出來石堡集辦事情就借此機會在這里玩樂了一天,這些軍漢都大聲的說笑著,雖然都看見了一院子的吐蕃人,但是都沒有在意,在這里吐蕃人多的是。

  桑央嘉措此時心中卻是狂喜,看見陳天豪陪著那隊正走開了,就馬上低聲的吩咐那個中年吐蕃漢子,這人其實是桑央嘉措手下的一員猛將,跟隨桑央嘉措父親都有十年的時間了,名叫多吉扎希,他聽了桑央嘉措的話之后不動聲的微微點頭,就向那些化妝成苦力的吐蕃士兵走去。

  在唐軍士兵大聲的喧囂中,吐蕃人紛紛的站起身來,不少人向已經騰空了的大車靠了過去,唐軍士兵基本上都喝多了酒,根本沒有注意這些吐蕃人的動向,還是在旁若無人的談論那個*子的樣子漂亮,那個的功夫要高一點,不是出陣陣yin笑。

  不過唐軍的松懈沒有影響到陳天豪手下的軍漢,跟在陳天豪身邊的一個軍漢上前了兩步,低聲在陳天豪耳邊說道:“東家,情況不對,這些吐蕃人全部是壯的漢子,大熱天的身上的衣服也穿得多了點,剛才吃東西的時候都是十人一組聚集在一起吃,看上去跟軍伍中的規矩一樣,不一般?!?br>
  陳天豪搖搖肥肥的說道:“有什么的,吐蕃混亂,土匪不少,桑吉那么多貨物請點人護衛沒什么的,別大驚小怪?!?br>
  陳天毫不在意可不代表那個唐軍的隊正不在意,那隊正立即站住,轉身就向桑央嘉措的方向看去,口中說道:“是有點不對,咦,那個吐蕃人領頭的呢?”

  然后那隊正就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事情,所有的吐蕃人已經將自己的手下圍了起來,被圍的唐軍士兵這時也已經現了事情不對,剛剛要喝問,吐蕃人已經貼了過來,都從背后拿出了車上取出的武器,有橫刀,也有長,唐軍在院中總共只有五十人,而吐蕃人卻有五百人,兩百人圍住了這五十人,橫刀在前面一抵,身后的吐蕃士兵就用長從前面的同伴間隙之間只管往唐軍身上捅。

  慘叫聲頓時響起,這些唐軍全部都喝得醉醺醺的,就算有幾個見機快的拔出了間的橫刀,但是拔出刀來的死得更加的快,吐蕃人只要看見有人拿刀在手的馬上就是長和橫刀跟上去一輪捅,幾個眨眼的功夫五十名唐軍就全部倒在了地上,桑央嘉措這時出現在了大門口,門口的四個護衛也已經倒在了血泊中,大門已經被緊緊的關上了。

  桑央嘉措就指揮著吐蕃士兵圍了上來,場地能有多大?兩百多人就將陳天豪連帶那名隊正和四五個護衛圍住了,那些搬東西的力把式什么時候見過這樣的場面?當場嚇得驚慌失措,頓時炸了窩,幾十個人就開始躥起來,可是吐蕃人怎么可能放過這些人,手持刀將所有的門戶墻全部把住,分出了三十幾名吐蕃士兵就砍瓜切菜一般的將這些苦力殺光了。

  唐軍臨死的慘叫和苦力搬工們的哀嚎并沒有引起太大的動靜,一是才剛剛入夜,二是石堡集本來就有人口販賣的地方,販奴的商販鞭打自己的奴隸這慘叫聲那天不聽個十次八次的,叫得比這個慘的都有,何況吐蕃人動作十分迅,基本上沒有給這些軍民以大叫求救的機會。

  那隊正此時也已經進入了彌留,他的前被三只長刺入,握刀的手已經被砍斷,前鮮血已經將身上的衣服浸透,隊正張了張嘴想要說話,但是喉間冒出了鮮血,只吹出了好幾個血,桑央嘉措走了過來,看著這個唐軍的隊正,眼中沒有什么情緒的說道:“給他個痛快,馬上將這里收拾一下,唐軍能利用的衣服都下來?!?br>
  桑央嘉措說的是吐蕃話,那隊正一句都沒有聽懂,他看到雙穿著皮靴的角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聽見了刀劈下的風聲,然后這名隊正就失去了任何的知覺,向著黑暗墜落。

  吐蕃人迅的將地上的一百多具尸體拖進庫房中,有些尸體的手足還在搐,生命還沒有離開,但是吐蕃士兵非常冷酷的將這些還在動的唐人補上幾刀,很快院中就沉寂了下來,只剩下濃濃的血腥味彌漫。

  里面的小院子已經被多吉扎西帶領了幾十個人占據了,里面守住房門的幾個漢子明顯是軍人,雖說進行了英勇的抵抗,甚至還將進攻的吐蕃人殺死了兩個,傷了三四人,但他們總共的人數才有八個,在院門被吐蕃人迅撞開之后,他們紛紛被殺。

  陳天豪的院子在石堡集的中心,但是跟別家相隔的也遠,沒有一個建筑是貼著陳天豪這個院子修建的,這也是防火的做法,不過這樣明顯的防火建筑就是軍隊的風格了,也導致了院中的人沒有一個能夠跑得出去。

  陳天豪是唯一一個活了下來的,他在現吐蕃人開始殺人的時候就因為恐懼昏倒了,吐蕃士兵收拾尸體的時候現陳天豪還活著,那個現他的士兵舉起了手中的橫刀就要給陳天豪來上一刀,這時陳天豪居然慘叫了一聲跳了起來,反而把那個吐蕃士兵嚇了一跳,原來陳天豪昏了一會就行賺了,但是地的血腥讓他知道現在是什么狀況了,陳天豪就躺在地上不敢動。

  那被他跳起來嚇到了的吐蕃士兵眉毛倒豎就要一道砍過來,陳天豪馬上跪倒在地大聲的嚎哭求饒,桑央嘉措正在那小院子的門口,里面現了一個小型的倉庫,裝的全部是鎧甲兵器和弩箭,桑央嘉措簡直是欣喜若狂,這時看見陳天豪居然沒死,那吐蕃兵正要砍死陳天豪,桑央嘉措轉念一想,就大喝了一聲制止了吐蕃士兵殺死陳天豪。

  陳天豪被拖過來丟在桑央嘉措面前,桑央嘉措瞇著眼睛看著這個對自己連連磕頭求饒的胖子,開口說道:“陳老板,你是想死還是想活?”

  陳天豪的額頭都磕的烏青了,一頂附庸風雅的文士巾早就不知道飛到哪里去了,涕淚迸的說道:“想活,想活,我不想死啊,桑吉,你要是看上了我這里的東西盡管拿走,我和你做生意只不過占了一點點便宜,也不至于要我的命啊,饒了我?!彼低曖至耐?。

  桑央嘉措眉頭皺了起來,抬起腳在陳天豪肩頭一踩,陳天豪就向后倒下,桑央嘉措就說道:“好好回答我的問題,就能活命,磕頭是救不了命的,我不要你的性命,我要的只是石堡城而已?!?br>
  第六十一章石堡城血戰(中)。
上一章  大唐烈  下一章 ( → )
間客玄溟魔域圣瀆重生之天價村狂欲總裁至尊毒王天怒武神傳奇大清風水師御龙在天答题答案
泥巴小說網提供大量免費的全本小說,穿越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玄幻小說,我們分享的全本小說是小說排行榜作品值得閱讀,泥巴小說網中國最大的免費小說閱讀網站
Copyright 第六十一章 石堡城血戰(中)大唐烈 泥巴小說網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