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時光大結局
御龙在天答题答案
御龙在天答题答案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執子之手 畸愛博士 一品亂譚
小說排行榜 綜合其它 短篇文學 笑話大全 偵探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競技小說 現代文學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熱門小說 靜靜遼河 嬌妻愛女 完結小說
御龙在天答题答案 > 仙俠小說 > 仙本純良 作者: 正月初四 時間: 2019-5-20 
第七百二十五章時光大結局
  五百年后…

  金飛瑤站在野外,看著天空落下的光芒形成了花朵、飛鳥和沒見過的靈獸、還有那些通往天空的花梯。她忍不住嘮叨起來“飛升竟然是這樣的,好像很威風,上面的日子不知道是什么,不知道什么時候可以去看看?!?br>
  “反正你已經大乘期了,少懶散一些,多努力修煉不就可以早點去上面看看是什么樣了?!被鶿空駒諞慌?,瞅著她講道。

  “還早呢?!苯鴟裳販?,漫不經心的講道:“吃多了才趕快進階呢,上去不是又要遇到瀧大人,我還是待在渡天界再玩個百把千年的再說?!?br>
  胖子和華宛絲很鄙視的瞅著她“不知道是誰,昨天以前在瀧大人那待了一個來月,也不怕玩得連飛升都沒力氣。現在人家前腳剛走,你后腳就馬上不想見人,提子就翻臉不認人也太快了吧?!?br>
  “我這不是有事嘛…”金飛瑤白了這兩人一眼,干嘛總盯著自己做什么,也太閑了吧。

  “有什么事,你不是破了元就大乘期了,占了這么大的便宜。瀧大人好可憐啊,白白把你得進階到了大乘期,現在被你玩了五百年就拋棄了?!迸腫游孀拋旖駁?,一臉的詐。

  金飛瑤哼了一聲笑道:“隨便你講什么,反正他又聽不到。胖子,你是不是應該快點去修煉,從合體后期到大乘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等我飛升的時候你要是不能飛升,就得化獸形跟我走哦?!?br>
  “這個我才無所謂呢,我早說了,飛上去重新變成英俊瀟灑的男子才是正事?!迸腫游匏降奶?,根本不怕她的威脅,為了這個目標他連修煉都不想。

  “隨你的便,我想在飛升之前去下界一趟,你們就留在這里修煉。我去轉一圈就回來,最多三四年的時間?!苯鴟裳蝗喚駁?。

  華宛絲和胖子都有些意外的看著她,怎么突然想到去下界看一眼了。

  “看什么看,我念舊想在飛升之前走一回,去重土靈界把那的上供拿走不行嗎?”金飛瑤挑挑眉不的講道。

  “去吧,你去下界那是橫著走,誰也奈何不了你,我們也就不陪你去了?!被鶿烤醯孟肴ゾ腿グ?,反正她要是飛升了以后,想去下界可沒這么容易了。

  “我從飛天臺上下去,現在就走?!苯鴟裳涫翟緹拖牒昧?,所以都沒有打算回去收拾,就直接想從建天城中的飛天臺到下界去。

  因為渡天界的天空補好,所以通往下界那些可以偷渡的空間裂全部沒有了,留下來的只是被修士們固定出來的入口。芥子境域本來以為不能用了,當時就是借空間裂搶出來的地方,但是這次補天的是女媧石,那東西和普通的補天石不一樣。

  已經存在的芥子境域沒有受到影響,但是新的卻不能再煉出來。當然,像小浮島這樣的還是可以煉出來,畢竟這不是借的渡天界空間,而那種沒有實體只有入口芥子境域就不行了。

  建天城現在又有不少的店鋪,全都是各族的修士開的,只要點靈石就行了,金飛瑤連管理都沒管,隨便他們想開在什么地方。

  因為這里來的修士很多,外加去下界和下界合體期的修士要靠這個飛天臺到渡天界,來到這里后大部份人也會住在這周圍,所以幾乎每個大乘修士都會在這里開了家店。

  飛天臺就在建天城的中間,前面是天湖,而后面則立著一個高大的雕像。雕的是一個長發飛舞,相貌堂堂又威風凜凜的男子,他一手舉著盾牌,一手揮舞靈斧,似乎正在戰場廝殺。每次看到這個刑天的雕像,金飛瑤都會感嘆,這家伙真心長得不錯,那在神農族那籠子里面看到的那個頭,到底是什么東西?

  到底是腦袋被待過久,所以變了形,還是刑天給自己的樣子,是他幻想出來的,其實沒有如此的英俊。不過真的要雕,金飛瑤自認為自己是不會把那丑頭放在這里的,擺著就倒胃口?;故前湊招燙焯峁┑難擁?,不然他要真的從什么地方跑出來,要找自己尋仇就麻煩了。

  她信步來到了飛天臺上,神識在飛天臺上掃了掃,沒發現下界有人想上來,就把靈力注到了飛天臺上。只見飛天臺從上到下一層層的亮起來,最后猛的一閃動,金飛瑤整個人就出飛天臺上消失了。

  東玉皇派后山竹聽峰,是東玉皇派煉虛后期大圓師尊白簡竹的住地,一片片翠綠的竹林長了整個山峰,有個二十來歲元嬰初期的弟子,正跪在一個府外面。

  “清風,你跪在此處已經一月,到底在請何罪?!?img src="n/dong.jpg">府的制散去,白簡竹背著手緩緩走到了門口,看著外面這個剛收為親傳弟子百年的青年。他是這五百年來東玉皇派中資質最好的弟子,只用了百年的時間就順利的進階到了元嬰期,只要心智堅定,以后必要成為東玉皇派的頂梁柱。

  但是這次他從外面游歷回來后,就直接跪在竹聽峰上整整一個月,只跪著請罪卻不肯說出原因。白簡竹一直等他跪了三十天,才走出來,想聽聽他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煩。

  清風抬頭看了看自己的師傅,又咬咬牙低下頭請罪道:“師傅,我不知道應該怎么辦,我做了一件錯事?!?br>
  “知錯,那便去改。已知錯你還有何不解,心中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跪在這里要如何?”白簡竹面色嚴謹的講道。

  看著一向嚴厲的師傅,清風狠狠心決定把事情全部說出來“師傅,我這次在外面游歷,認識了一名女修士。我…我對她心生了愛慕之情?!?br>
  白簡竹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事,不由得有些微怒“你跪在外面一個月,就是因為你對一女子產生了愛慕之情!”

  見師傅生氣了,清風有些吐吐的應道:“師傅,她是名修?!?br>
  “修…”白簡竹眉頭皺了起來。

  而清風則低著頭,十分痛苦的說:“師傅,她是名為人不修,我親眼看到她殺人取魂而無力阻止。我東玉皇派一向清正,和修勢不兩立。我應該殺了她,可我最后下不了手,只能看著她逃走,我沒想到我會做出來這樣的事,求師傅責罰!”

  白簡竹沒說話,看著跪在地上的弟子,久久之后開口說道:“她現在怎么樣了?”

  “???”清風抬起頭有些吃驚的看著師傅,仿佛有些不明白這話的意思。白簡竹又再問了一句,他回過神來,趕快講道:“我打傷她之后,她流淚而走。師傅,求你把我關閉吧,我總是忍不住想起她,以后肯定會出心魔的?!?br>
  “找她去吧?!卑準蛑窳糲掄餼浠?,轉身就向府走去。

  清風嚇壞了,跪行了幾步“師傅,你要把弟子逐出師門嗎!”

  白簡竹停下腳步,淡淡講道:“你如果不能面對自己的感情,又如何能在修仙大道上走得遠。不管她是什么人,你既然如此的喜歡她,那就去尋找她。不用為了所為的正道之路,惑了你的雙眼??辭遄約旱降紫胍裁?,才是做為一個男人應該做的事,不要逃避?!?br>
  “師傅…”清風愣愣的看著他,半晌說不出話來。

  “去吧,只要你保持本心,喜歡的人是不是修又有何懼?!卑準蛑竦駁?,就走入了府之中,制也隨之閉下。

  清風茫然的跪在外面,半天才明白過來。他低頭開始思考師傅說的話,整整一夜之后才起身飛快的馭寶出派而去。

  白簡竹站在府之中,看著那飄浮在空中的四象煩憂鏡,他跨了進去。一進入鏡中,便有人調笑道:“你這也叫為人師表,竟然讓自己的弟子去和妖女在一起。要是傳出去,你這個師尊不被人非議才怪?!?br>
  “我只是讓他尊從本心,何來教唆他之意?!卑準蛑裨諞豢檠沂白?,上面還有副未下完的棋,他拿起一粒棋子,思索著要下在何處。

  嘩啦一聲,一只足就踏在了棋盤之上,上面的棋子隨之落地。然后一個女孩坐在了棋盤上,從他的手上取起了那粒棋子。如果金飛瑤要是看到此人,肯定要大吃一驚,這女孩和金飛瑤長得一模一樣,只是相比她的低調和狡詐,這個女孩多了一份狂妄和淺淺的媚。

  “飛兒,不要鬧了?!卑準蛑?img src="n/yu.jpg">撿起掉落的棋子,卻被她一把拉住,隨即用狡黠的目光看著他問道:“那你的本心是什么?”

  “你早已不是我的心魔,沒必要整天好似想引我走火入魔般說這些話?!卑準蛑窕故譴擁厴習啞遄蛹窳嘶乩?,憑著記憶要把之前的棋局擺回去。

  但是飛兒卻笑道:“如果我不是你的心魔,你為什么從來擋不住我的惑,從結丹時候開始,就從來沒有成功擺過?!?br>
  白簡竹眉頭微皺的看著她“你不要鬧了好不好,雙修大典都擺過了,整天還要裝成幻象干什么?!?br>
  “討厭,一點也不好玩?!狽啥呀歐旁諏慫耐壬?,歪著頭不的說:“整個修仙界,會和幻象結為雙修道侶的也就是你了?!?br>
  把她的腳移開,白簡竹說道:“你已經是器靈了,不要再說自己是幻象?;褂?,你現在的身體是實體,麻煩你把衣服穿好,不要以為隨便披點布就行了。要是讓弟子看到師母竟然是這樣,你讓我還怎么管教他們?!?br>
  “誰進得來??!”飛兒掏掏耳朵不在乎的講道:“煩死了,天天講這些事,還是這么的死心眼?!?br>
  “我不和你爭,這是給你煉的衣服?!卑準蛑裰瘓醯猛吠?,把煉好的衣服放在桌上,想去看看種在外面的靈草如何了。

  回頭卻發現她把披在身上的布都扯掉了,坐在棋盤上抱膝看著他只笑“就不穿,不服氣你咬我呀!”

  “胡鬧!”

  金飛瑤來到靈級界,就聽說了一件事,在無數的靈界之中,有一處靈界全是福地天。那里靈氣充沛,比其它的靈界都好了幾倍,不少的元嬰修士都去那開鑿府,成為了靈級界最搶手的地方。

  而那地方叫黃泉靈界,名字雖然聽起來不吉利,但是一點也不影響元嬰修士在那搶占山頭。

  她專門到黃泉靈界看了一眼,果然是個好地方,雖然比不上神級界的一些神界,更無法和渡天界最爛的地方相比。但是在靈級界,已經是頂級修煉的存在。

  想到來之前,自己還在建天城里面看到殷月,看來他是不打算回來了,目標轉成了天級界。

  有個地方叫重土靈界,是靈級界中最知名的煉造地,千年之來這里出了無數的極品法寶。只要是你想要的法寶,在這里都可以淘到手。為了保證材料供應足,地族的城市都修在了地下,上面全部留給了妖獸們生活。修士瘋涌聚集在這里,各種收購買賣不斷,三步一溶爐,五步一筑器店,熱鬧非凡。

  在遠離地下城市的深處,地族的老王上,帶著四名元嬰期的地族走在一條密道之中。每年,他們都會把收入的一部份拿出來,材料法寶靈石都有,全部送到這個密道后面一個地之中。為什么要這樣做連老王上也不太清楚,只記得自己父王對他說過,那是給一位地族恩人的供奉,總有一天她會來取走這些東西。

  如果不上這些東西,重土靈界將會毀滅,所以一定要按時上。上千年來,地族從來沒有間斷過,主要是傳下來的話中,被毀滅后的地族非常的慘,連肚子都填不,聽著就讓人覺得不安心。

  “王上,里面有人!”突然,身后的元嬰地族傳音提醒道。

  “竟然敢闖我族地,干掉來人!”老王上眉頭一皺,這里密道可沒有別人知道,這人是從什么地方跑進來。

  兩名元嬰期的人?;ぷ⊥跎?,其它的兩人開路沖出了密道,來到了上供奉的地。就見一名女子撐著把傘站在地的前面,聽到身后的動靜,正好轉過頭來看著他們。

  見到是地族的人,她出牙齒笑了一下,瞬間從頭而降一道半丈寬的紫雷,穿透了巖層直接砸在了她的身上。嚇得他們趕快把王上護著退到了通道內,等紫雷消失之后,他們才小心翼翼的往地這里看過來。

  “真是的,少打一二次又不會死!”金飛瑤沒好氣的罵了一聲,看到地族在那探頭探腦的,就對著他們笑道:“怕什么,只要站遠點就行了,劈不到你們的?!?br>
  “你是誰!”看著這被那么天雷劈了之后,還完好無損的女人,地族王上的心突然莫名的跳了起來,難道是傳說中的那人?

  等金飛瑤離開后,地族王上莫名其妙的舉行了全界的宴會,所有的人都可以免費吃喝玩樂三天。以后再也不用上東西了,而且那位大能只拿走了上品靈石,把中品和下品都留給了他們。甚至連地的那個法陣也被她折掉,重土靈界再也不會有毀滅的擔心了。

  這樣的喜事,就算是慶祝三天也只是雨,完全不住喜氣啊。

  重土靈界在莫名其妙的慶祝著不能說出來的喜事,而金飛瑤已經回到了北辰靈界。這里可是她出生成長的地方,沒有去尋找那不知還存不存在的金氏修仙家族,她來到了烏云山脈。

  金飛瑤走在山林的青石小路上,看著這漫著薄霧的山間,她慢慢的走著。當年大妞就是在這里離開的,而天地門早在八百年前就沒有了,原因是被吃垮的。他們養了很多叫太子獸的妖獸,吃得非常的多,趕出去也沒有用。烏云山脈幾百年前幾乎全被那些太子獸給包圍,最后不知出了什么事,數量越來越少,最后都消失不見。

  而這片山林之中,聽說有很多盤云蛙,隨手往草叢里面一抓,就能逮到一頭。

  但是金飛瑤在山間走了半天了,也沒有看到什么地方出現盤云蛙。突然,路邊的草叢有東西跳了出來,在身后呱的叫了一聲。她回頭一看,青石上路上坐著一只小小的盤云蛙,正用大眼睛好好的看著她。

  金飛瑤一笑,蹲下身看著它,上下打量了半天后說道:“和你爺爺還是什么老祖長得還真像,活就是一只貨真價實的盤云蛙。你這樣可不行,想要被人帶走要變得更可愛才行?!彼低曛?,她往草叢里面摘了朵野花出來,放在了這只盤云蛙的嘴里面。

  那只盤云蛙早被金飛瑤放出來的威壓嚇成了石雕,任憑著她把花放在自己的嘴里面。好之后,金飛瑤站起身來,滿意的點點頭“不錯,現在有五分像了,就是表情不夠好,果然胖子這樣的東西根本就是異物啊?!?br>
  威壓退去,那只盤云蛙飛快的跳進草叢中,瞬間就跑得沒影子了。

  “膽子太小了,怎么能這樣就給嚇跑,你這樣找不到大方的主人!”金飛瑤恨其不爭的講道,只覺得周圍藏在草叢中的小妖獸們全逃了個沒影。

  北辰靈界除了東玉皇派長立不倒之外,還有個同樣和他齊名的門派,叫金坤門。

  這幾金坤門中是喜氣洋洋,一直住在神級界的創門師尊回來了,除了核心弟子能見到這位傳說中美貌無比的師尊外,其它的弟子只能遠遠的看到他的一個身影。

  師尊回來,后山雙戀湖邊就成了地,任何弟子也不得進入。

  熊天坤站在金飛瑤的雕像前,抬頭看著這雕像,不知道在想什么。而他的旁邊有一抹紅色身影,紅抱著手看著他,正想開口說點什么,突然兩人就感覺到一股氣息從雕像頭上傳過來。

  抬頭一尋找,熊天坤便在雕像頭頂上看到了一個黑色的身影,那身影撐著一把白傘,好好的站在上方。突然,從天而降落下一陣天雷,直接向那身影打了上去,只聽得轟隆一聲,隨著雷電閃動之中夾著股黑煙騰起,整個雕像突然倒塌被擊成了一堆廢石。

  熊天坤呆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眼中全是茫然。而這時碎石中一陣響動,金飛瑤從里面鉆了出來,對著熊天坤吐了吐舌頭“熊哥,不好意思,這天雷半個時辰就會打下來一回,竟然把雕像給打毀了!”

  “飛瑤…”熊天坤沒想到金飛瑤竟然會出現在這里,那熟悉的身影,千年不見也沒有任何變化的相貌和動作?;褂心前閹種醒┌椎納?,那上面一個龍飛鳳舞的瀧字,有些刺痛了在場兩個男人的眼睛。

  金飛瑤一只手從背后拿了出來,手中提著個酒罐,笑瞇瞇的說道:“聽說你們倆喜歡喝酒,我特意帶了渡天界的酒過來,要不要來醉飲一場???”

  毀得徹底的雕像就堆在一旁,石頭整整齊的疊在那,雖然驚動了金坤門的人,卻讓熊天坤給趕走了。雙戀湖上有只畫舫,他們三人就坐在船上,二三十只酒罐橫七豎八的扔在船上各處,這些酒全是用渡天界的靈草釀制的,早把三人都給喝醉了。

  除了金飛瑤每過半個時辰就要跑到旁邊去撐著傘接一次雷,飲酒得氣氛非常的好。

  紅醉眼蒙的盯著金飛瑤放在船上的雷傘,目光一直落在那個寫得非常漂亮的瀧字上,酒上了頭,他指著那字便憤憤憤不平的說:“那是瀧大人的字!”

  “那又怎么樣?!苯鴟裳吡松?,猛灌了幾口酒,擦擦嘴講道:“他愿意寫在傘上,我愿意撐著天天讓雷劈,你管得著嗎!”

  “你這樣的人配不上瀧大人,所以我從一開始就討厭你,現在更討厭!”紅明顯是喝多了,渡天界的酒煉虛期的人可不出酒力,也不管金飛瑤現在的修為是什么樣,他扯著嗓子就罵起來。

  金飛瑤很鄙視的看著他“你一個老爺們,能不能不要搞得這么惡心,難不成你喜歡瀧大人?”

  “呸!我只是不想你這樣的人糟蹋了他!”紅狠狠的呸了一聲,就好像自家的女兒被什么氓給占掉了清白似的。

  “可惜,他已經被糟蹋了?!苯鴟裳嗆嗆塹男ζ鵠?。

  紅氣得抱起一罐酒飲了下去,然后便醉到在了船上,金飛瑤笑瞇瞇的看著他“其實這家伙長得不錯的,就是太欠了,他真心和你做朋友,這也是件好事?!?br>
  “為什么要毀了它,連這個你也不想留給我?”紅醉倒了,熊天坤卻越喝眼睛越清明,他看著金飛瑤,想要從她這里得個答案。

  “熊哥,我殺了你娘,這就注定我們不可能的?!苯鴟裳釁鷓劬?,看著熊天坤講道。

  熊天坤眼中的清明暗了幾分,似乎開始為自己辯解“我不怪你…”“少說胡話了,不管當時我是因為什么要殺掉她,你娘確實是我殺的。理由如果你想聽我可以告訴你,可不管什么樣的理由,你真的覺得你能接受我嗎?”金飛瑤打斷了他的話,淡淡的講道。

  “和自己的殺母仇人相親相愛嗎?你是個有野心的人,想擁有自己的一番天地。當年我們在洛仙城分手,你要去尋找門派中的殘留弟子時,我就知道你不是個為了女人放棄自己人生的人?!苯鴟裳α誦?,繼續說講道。

  熊天坤靜靜的看著她,這回沒有再想解釋什么,也沒有繼續想要表達自己的心意。

  金飛瑤笑得很開心“我做事只憑心情,我確實幫了你幾次,但是不是為了你,而是為了我自己。如果我覺得幫了你我會開心,我便會不考慮后果的去做。如果我覺得殺人能讓我痛快,我也不會考慮她是不是我朋友或是人的人。我就是這樣自私的人,一切只為了自己開心,你不必覺得欠我什么?!?br>
  “你把雕像借著天雷毀掉,是想和我斷絕關系?”熊天坤垂下眼睛,盯著面前的那罐酒,金色的酒在月下閃動著銀光。

  “不,我們依舊是朋友。我只是覺得你沒必要把這個放在心中,其實你根本不喜歡我。我是你的第一個朋友,所以你覺得應該和我在一起,但是你其實完全不了解我。有些人必要共處一生,有些人能結伴為友,有些則可以煮酒一壺。所以熊哥,我們便煮酒一壺,把那些煩事全部拋開,只要有酒有友痛快暢飲不就行了?!苯鴟裳崞鶚種械木乒?,沖著熊天坤笑道。

  熊天坤久久的看著金飛瑤,終于也提起了手中的酒罐“不醉不歸去?!?br>
  “好!”金飛瑤朗聲應道,突然天空之中雷聲響動,她趕快放下酒罐抓起雷傘就跌跌碰碰沖了出去。然后就見天空之中又落下一道天雷,重重的劈在了傘上。

  看著她剛才那有些狼狽的樣子,熊天坤突然放聲大笑起來。天雷過去,金飛瑤想起剛才自己一個大乘修士竟然差點踏翻了,也隨著他開懷大笑起來。

  這一夜三人喝掉了百壇酒,最后熊天坤也醉倒在了畫舫上,金飛瑤卻撐著傘站在船頭,看了看他便飛身離去。

  告別的話,還是不說的好。

  在靈級界和神級界轉了一圈,金飛瑤從神級界的飛天臺回了渡天界,總共花費了三年的時間?;氐攪碩商旖?,她帶著胖子和華宛絲,專心的就去閉關想早飛升天級界。

  布自游在渡天界混得是如魚得水,東家偷看西家偷聽的,而布遙依舊到處去拐騙少女,有一次還帶了個小孩回來想讓布自游養,嚇得布自游跑出去整整十年沒回來。最后只得布遙自己背著那個小孩,實在受了不之后去了神級界,又把小孩扔在世道經中。

  金飛瑤那次收了刑天的神魂,五百年前在蘑菇峰那便進階到了大乘期。就如夢云所說,這樣用神魂對雙方都有利,當八百年后,她便帶著胖子和華宛絲飛升天級界,而小宛她們三人也一起被帶走。

  那天同樣從空中下來了漂亮的天象,胖子一直偷懶,就是想重回獸形以后好化成美男。他如愿以償的回到了太子獸,重新舉起了牌子裝可愛,心中打算記下所有長得好看的男人,然后挑出最好的五官化形出來。

  天級界很美很好…天級界沒有地面,只有到處布的云海,往里面飛個幾十年也沒有個頭,無數的奇山異石從云海之中探出來。巨大的真靈樹是從云海之中鉆出來的,鋪天蓋地的開放著驚的花朵,無數的種子化為長著翅膀的女孩,圍著真靈樹飛來飛去。

  一個胖乎乎的胖子什么也沒穿的坐在一座峰頂的平臺上,傻乎乎的看著天空飛過的人。有人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便停下來問道:“饕餮老兄,你怎么光著股坐在這里,身上的衣服呢?”

  饕餮出憨厚的笑容,對著此人說道:“上次不是好不容易來了個小饕餮嗎?她說這里云海霧氣大,氣太重了想件衣服驅寒,說饕餮的長用來煉衣服最好。所以,我就把身上的都剃給她了,你也知道我平時的衣服就是變的,所以現在自然是什么也沒有了?!?br>
  看著他那純厚的笑容,此人一陣無語“那她沒給你點什么東西擋擋?你這樣光著很難看啊?!?br>
  饕餮摸了摸自己的光頭,他連頭發都剃掉了,然后繼續笑著“她說什么也不穿氣會結成水順著身體滑落,不會讓我中寒,很體貼吧?!?br>
  “是很體貼,那你繼續坐著吧,我還有事先走了?!貝巳朔齠釧擋懷齷襖?,只得擺擺手想要開溜。

  但是饕餮卻站了起來,甩著一身的肥純良的笑道:“既然來了,那就去吃一頓吧。我家現在沒有東西,不如去你家吃,我來洗碗?!?br>
  “不用了,你那根本不是洗碗,是的?!敝屑屏?!此人大驚失,腳下彩云一動便想逃走,卻被饕餮飛快的湊了上來,拉著他的衣服就不放手。嘴中還熱情憨厚的說道:“不用客氣了,只是一餐飯,你不用謝我了?!?br>
  然后他拍拍肚子講道:“那小饕餮說的對呢,只要我什么也不穿的坐在這里,每天都會有不同的人請我去吃飯?!?br>
  “坑死人了!”

  金飛瑤把老饕餮的全騙光,給自己煉了一塊毯子,鋪在了住的地方。來到這里已經有幾十年了,饕餮一直要吃飯,害得她一步都離不開。現在她終于把饕餮給解決去山頂等著人搭話請吃飯,總算是閑了下來。

  抱著靈界游境鏡,她就打算去找鏡兄。之前她已經打聽過了,鏡兄就住在飄逸蓮峰上,怎么也得去把靈界游境鏡還給他,最重要的是想瞧瞧他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花了兩天的時間,她來到了飄逸蓮峰上,這里除了靈花靈草,什么房子也沒有。金飛瑤有些疑惑,就用神識往四周探起來。

  突然,空中傳來了鏡兄的聲音“你竟然真的來了?!?br>
  金飛瑤抬起頭,就看到一個人影從天空之中走下來,每走一步,他的腳下就會在空中開出一朵藍色的蓮花。隨著他一步步的走下來,那些蓮花就如同樓梯般排下來,在空中久久不消失。

  藍色的長袍,并不想她想象中的那樣隨意的掛在身上,最少是穿得整整齊齊的。金飛瑤抬頭往他的臉上看去,卻發現他的頭后虛空處有個閃閃發亮的法符,法符放出來的光芒照得她不由得瞇起了眼睛。在法符的光芒下她看不清楚鏡兄的五官,只能看到他出個燦爛的笑容,牙齒又白又整齊。

  “拿來吧,這么久才送過來給我?!變轂ι斐鍪中Φ?,金飛瑤覺得自己快被那笑容給了進去,不由得拿著靈界游境鏡向他走去。

  當手中的游境鏡剛要落在瀟寶手中時,她的衣領猛的被人拉住了,一只手搶過靈界游境鏡直接就扔給了瀟寶,二話不說的拖著金飛瑤就離去。

  “咦?”金飛瑤回過神來,趕快側頭想看看是誰把自己扯回來,就見那頭黑發和雙角,不由得說道:“瀧大人?”

  而瀟寶則拿著靈界游境鏡笑道:“瀧,你也太小氣了。我只是和她開個玩笑,你竟然就直接搶人。和我賭一把吧,你輸了把人留下,我輸了你把人帶走?!?br>
  “不用了,你在我手上從來沒有贏過?!便翊筧送芬膊換氐耐獻漚鴟裳憷肴?。

  之后金飛瑤才知道,瀟寶修為已經接近天成,面貌已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窺視。而且就算是不用看到臉,只要看著他的笑容,像她這樣剛剛到天級界的人,魂魄都會被他給走。

  金飛瑤眨眨眼睛,看著剛才路過的那個山峰,那里有一群甲晶蟻,正在無聊的拉著極品靈石。而一頭龍正不的把山頂上的極品靈石給掃到云海中去,還能聽到他憤憤不平的罵道:“要拉給我滾到其它地方去,我這里不是放垃圾的地方,通通給我滾!”

  “這個世界…很荒誕!”她看了半晌,緩緩的講道。

  瀧大人也接著她的話應道:“是的?!?br>
  ----------------------------------

  今天仙本完本了,整整十三個月多的日子,感謝大家陪著我一起渡過。

  仙本剛發書的時候,我也沒想到后來會有這樣的成績,這都是大家的支持,我才有了現在的成績,在這里我非常感謝大家,真心的謝謝。

  這個結局是早已經想好的,而瀧大人和小金的關系,并不是臨時看到瀧大人支持的人多,我才決定寫了724章。這章的內容早已經定好,小金和瀧大人的感情并不算是愛情,但是兩人的相處很早就已經寫在了文中。

  淡淡的相知相遇,唉…說得連我都覺得狗血了。

  …
上一章  仙本純良  下一章 ( 沒有了 )
異界之玄修星辰滅天絕世仙旅龍靈欲都賊欲隨欲飛凡泯滅絕世神王極品仙府御龙在天答题答案
泥巴小說網提供大量免費的全本小說,穿越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玄幻小說,我們分享的全本小說是小說排行榜作品值得閱讀,泥巴小說網中國最大的免費小說閱讀網站
Copyright 第七百二十五章 時光(大結局)仙本純良 泥巴小說網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