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大結局
御龙在天答题答案
御龙在天答题答案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執子之手 畸愛博士 一品亂譚
小說排行榜 綜合其它 短篇文學 笑話大全 偵探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競技小說 現代文學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熱門小說 靜靜遼河 嬌妻愛女 完結小說
御龙在天答题答案 > 玄幻小說 > 圣瀆 作者: 烤到七分熟 時間: 2019-5-16 
第三百四十五章大結局
  說完,他一下撲到了拉斐爾的腳下,抱住了拉斐爾的腿,表情大變,哭道:“艾菲,艾菲,救救我吧,我保證以后聽你的話!”

  乃乃的,又來了,想寒死老子??!剛剛的血網又那么無情。哎呀!見鬼!難道老子希望有情不成?拉斐爾驚叫道:“滾蛋!”

  一腳蹬出,卻把羅德里特正好踢出了空間之門。

  叉!這家伙運氣這么好?拉斐爾無語了,身形一閃,從空間門中出來,卻發現羅德里特早就溜了個不知所蹤。

  回身一看,正好關閉這空間之門,卻看到深淵中出現了一道虛影,這巨大虛影的模樣,光頭俊臉,正是消亡了的魔神波拉希斯的模樣,顯然,波拉希斯同樣被至圣者判定為了消亡。

  這波拉希斯揮舞著一把巨大的布刺角的怪異武器,正要攻擊位面。

  眉頭一皺,拉斐爾咬牙又沖進了深淵。

  ?;ㄈ?img src="n/qiang.jpg">出現在手上,比起那個灰影的武器,就如一細小的魚刺和魔鯨的區別。

  灰影似乎感應到了拉斐爾的存在,在蒼茫的深淵中一折身,巨刺武器就向著拉斐爾揮來。

  條條灰線在巨刺武器上發出來,這些灰線紊亂地震著,撕裂著空間,如同一張龐大的網,兜頭兜腦朝著拉斐爾罩下。

  穩定心神,意念中的宇宙不停轉動,拉斐爾手中?;ㄈ?img src="n/qiang.jpg">一揮,尖卻似乎什么能量都沒爆發,但是拉斐爾的身前,卻給人有一種寧靜、閑適、淡然的感覺,似乎是有錢的財主正在后花園里散步賞景的氣氛,甚至都有了一絲清風拂面的奇異錯覺。

  確實是清風,紊亂并能切割位面的灰線向微風一樣掠過拉斐爾的身體,消失不見,對拉斐爾沒有造成絲毫傷害。

  強大的感覺,無比的自信,從心中泛起,看著幾百公里大小的灰影,拉斐爾心念一動,宇宙星辰變化旋轉,嘴巴一張,發出了一股詭異的力,這力是如此巨大,灰影如同一張巨紙遇到了龍卷風一般,呼啦一下,居然就被拉斐爾一口吃了!

  金眸中亮光一閃,看著灰色的漩渦中又出現了一道灰影,這灰影隨意地向著深淵中一些五光十的方向撲去,拉斐爾低語道:“看來快要來了,這頻率越來越不穩定了?!?br>
  身形閃出了深淵,手一揮,關閉了空間之門,拉斐爾大模大樣地走出了地牢。

  地牢門口出奇的安靜,遠處,血精靈都在整軍準備撤退了。

  這倒是少了一些麻煩,羅德里特有一點說的是真的,那就是這家伙再也沒了到處爭斗的心思了。

  拉斐爾意念一動,瓦勒莉出現在了身邊。

  一看遠處的血精靈,瓦勒莉蝶翼一動,就要戰斗,拉斐爾卻一把拉住了她,道:“不用打了,他們都撤退了,威娜,你從今天起,不要回死靈位面了,一直跟著我吧?!?br>
  瓦勒莉點點頭,叫道:“我還是瓦勒莉,拉斐爾!”

  拉斐爾干笑道:“都一樣,都一樣?!?br>
  血精靈撤退了后,羅德里特正式宣布,血精靈將回歸地下,并且千年之內,不再進入地面,當然這只是指軍隊。

  曙光教會的軍隊就向圣都去。

  奧黛拉等首領商量之后,覺得始終要面臨圣光女神,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要把圣光教會徹底滅去。

  抵抗沒有想象中那么烈,圣光教會內的大多數高級教首一看大勢已去,女神又還沒蘇醒,大樹將傾,各自紛飛了。

  輕松剿滅了圣光教會,在大陸上發布了通緝名單后,大軍回歸開羅爾奇跡。

  大陸徹底平息下來,如此廣闊的地域只剩下了一名女皇,干脆稱之為了曙光帝國。至于這么龐大的帝國是否能控制好,這個問題,誰都沒有在意,將來的事情,將來再說,就是安迪娜的想法。

  當然,為此,煉金公會的會長霍恩提出了一條最可行的方案,那就是發展魔法技術,大力應用魔法傳訊技術,縮短空間距離造成的影響,如此就等于加大了掌控力。

  安迪娜深以為然。

  帝國新建后,自然也有了新的教會,毫無疑問的,曙光教會為

  國教,主神為奧黛拉,輔神喬伊拉、艾薇兒。

  民眾,總是需要信仰的,而貴族的制度顯然成為不信仰,可以說,任何試圖用制度來當作信仰,那都是可笑的。

  艾薇兒在大戰中又收集了不少靈魂,有了時間,終于出了很多曙光天使。

  行軍幾十曰后,天氣都又再次炎熱了起來,大軍終于回到了開羅爾奇跡。

  藍天白云下,開羅爾奇跡中的曙光教士忙碌快,大廣場上人頭攢動,優雅莊嚴的大教堂中,正在布置新教皇登基加冕儀式。

  拉斐爾,被選為了新教皇,當然曙光教是允許結婚的,沒什么麻煩。同時,他也會成為安迪娜的親王。

  就在拉斐爾挑選著教皇袍服,準備登基的時候,一邊祭殿中,吉娜的肚子發出了朦朧的白光。

  吉娜驚恐萬分,一看周圍沒人注意到她,就溜回了自己的寢室。

  **著肚子,吉娜顫聲道:“小寶貝,不要害媽媽,媽媽會好好照顧你的?!?br>
  說話間,一直沒變大的肚子卻猛地生長起來,以眼可見的速度在膨。

  吉娜顫抖著,哆嗦著,想叫救命,卻又不敢。

  一種孤獨無助的感覺油然從心頭泛起,吉娜終于忍不住哭了起來。

  歌羅莉推開了房門,看到了這奇異的一幕,提著裙子跑到吉娜身邊,**著吉娜的頭發,道:“別怕,親愛的,我在這里?!?br>
  吉娜看到有人關心自己,終于有了力量,此刻,疼痛從腿間蔓延開來。

  雖然不懂得接生,可是歌羅莉和吉娜都有強大的精神力,大致還能判斷出情況的。

  生孩子可沒辦法使用圣療術,在疼痛中,吉娜緊緊捏著歌羅莉的手,渾身都被汗水透了。

  一陣陣的陣痛中,吉娜使勁用力著,良久,終于誕下了一名女嬰。

  歌羅莉麻利地用出匕首隔斷了臍帶,笨拙地扎好臍帶,抹了抹額頭的汗水,用出了個圣療術,幫助吉娜恢復。

  很神奇的,吉娜生完孩子后,居然一點都不虛,恢復術后,她立即站了起來,緊張地道:“我還要參與大典?!?br>
  歌羅莉抱著孩子,用水元素清洗了一下,拿出一塊布巾包好,道:“這孩子給艾薇兒俯身過了真奇怪,居然突然就長大了,還這孩子不哭不叫。??!”女嬰從歌羅莉手中跌落在**,只因那女嬰出了一絲冷冷的笑意,眼眸是一絲銀亮的殺意閃過。

  吉娜一驚,抱起女嬰,親了一口,看看沒事,才放下道:“先去參加完了大典在回來照顧她吧?!?br>
  歌羅莉心中驚疑,卻也知道儀式快開始了,扶著吉娜,快速離去。

  嘩啦啦,房中的女嬰身上的布巾崩裂了,小小的身子迅速生長,才見豆蔻,就又窈窕,轉眼前化為了豐腴妖嬈的美人。

  美人面容美麗圣潔,銀發飄逸如白色光,眼眸中兩點光輝,額頭有一塊小小的晶瑩光晶,是一件神器。

  這正是愛洛伊忒斯,這次她連**都沒用,神軀收縮于神火之中,直接降臨了下來。

  整個大陸的圣光教會被摧毀,雖然別的位面也在提供一些信仰,可是神靈誕生的位面無疑是最切合的,能消化收的力量是最多的,愛洛伊忒斯可不愿意放棄。

  嬌軀浮現出一襲素雅的薄紗裙裝,愛洛伊忒斯朝著大教堂走,她打算看一眼拉斐爾這可惡的混蛋,再離開,然后和曙光教會好好斗一斗。

  正如魔神教一樣,圣光教會要被完全滅絕也是不可能的,事已至此,愛洛伊忒斯也就不急了。

  其實愛洛伊忒斯根本不必去看拉斐爾,按理應該是恨得要死,可是那神魂相融的感覺太刻骨銘心,她忍不住對拉斐爾有了一絲怪異的感覺。

  足有三十米高的臺階兩邊跪伏著一排排曙光天使,她們羽翼收攏著,恭順肅穆,愛洛伊忒斯比這些新生的天使可強大太多了,走出教堂,在人群中只幾個滑動,她居然也跪伏到了天使中。

  似乎很想殺了拉斐爾,似乎僅僅是只想看一眼。

  等這家

  伙走過身邊再說!愛洛伊忒斯如此想到。

  臺下的廣場布了曙光教士,密密麻麻的人頭在聳動著,直到一聲禮炮轟響。

  廣場兩邊的圣女方陣唱起了圣歌,歌聲時而低沉,時而高亢,這種調聽上去很是莊嚴,似乎還帶著一絲犧牲的神圣。

  圣歌回在廣場上空,天空中一絲絲、一縷縷的金白色光芒,刺破了云層灑落下來,這些圣潔的神光所到之處,空氣中都蔓延出芬芳的氣息。

  披著華貴莊重的教皇服,拉斐爾板著臉,一手拿著帶著兩只飛翼的曙光圣杖,一步一步穩重地向高臺走去,洛蘭則作為小圣女,在身后提著加冕專用的長長金紅披風。

  跪伏著的天使,讓拉斐爾看上更為高貴了。

  看著裝模作樣的家伙離自己越來越近,愛洛伊忒斯出奇的,心跳加快了起來,心中極其混亂。

  高臺上的眾多美女中,奧黛拉、艾薇兒和喬伊拉都在,如今剛降臨,殺了拉斐爾被攻擊,也許有要損傷神力。

  愛洛伊忒斯給自己找了借口,咬著嘴,迷糊糊地看著拉斐爾。

  愛洛伊忒斯!拉斐爾早注意到了那出一絲神力的目光,步履依然沉穩,絲毫不變。

  近了,更近了,這圣光女神的眼眸怎么回事?一會兒兇光畢,一會兒卻水波漾,而且看神情,居然有些迷糊。嗯,先裝作沒看見好了!拉斐爾心中想著,緩緩從愛洛伊忒斯面前經過。

  近了,更近了,這個混蛋!敢于褻瀆神靈的惡!我怎么還沒動手?哦,他走過去了,這個混蛋,居然沒發現我嗎?我是如此特別,他居然無視我!哦,算了吧,下次一定殺了他,這次太危險了!愛洛伊忒斯心中想著。

  絲毫不管現在是加冕儀式中,拉斐爾剛走過愛洛伊忒斯,突然借著臺階一蹬,意念中,急速掠向了愛洛伊忒斯,把迷糊的圣光女神抱在了懷里,一股意志力籠罩在她身上,道:“圣光小妞,你暴了!今天就滅了你,一勞永逸!”

  周圍的曙光天使一看不對勁,紛紛躍起,圍住了兩人,大大的光翼張開,遮擋住這一幕,好在下面的信徒全在低頭祈禱,無人敢抬起頭來。

  愛洛伊忒斯極度驚恐,因為她發現自己居然無力掙扎,這怎么可能!從未有過的慌亂從心中升起,偏又奇怪的,拉斐爾的氣息讓她心跳加快起來。

  神魂中,帶著一絲顫音,愛洛伊忒斯道:“我只是**,不可能會死,如果你不放開我,將會有一批批的天使來攻擊曙光教會!”

  拉斐爾哈哈一笑,道:“總要被攻擊的,而且,你騙不了我,圣光小妞,你居然主體降臨了,這可真稀罕,只要殺了你,圣光教會就真的煙消云散了?!?br>
  怎么可能這么強大,這混蛋只是名凡人啊,甚至身上連魔力波動都沒有!愛洛伊忒斯倒是真的想去一頭撞死了,自己成神了這么久,居然還不如一名凡人?

  不相信,自然要掙扎。

  嗯嗯叫喚著掙扎了兩下后,還是不行,愛洛伊忒斯恐懼得身體發軟,終于顫抖著道:“別,別殺我?!?br>
  拉斐爾俯身吻在了愛洛伊忒斯嬌的嘴上。

  嗚嗚作聲中,愛洛伊忒斯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是女子,拉斐爾是強大的男人,只覺得身體更軟了。

  拉斐爾抬起頭來,看著愛洛伊忒斯面如酒醉紅潤,道:“你額頭的寶石真好看,圣光小妞,你不就想永恒嗎?加入我們曙光教會,專司圣光神職,一樣永恒,我讓你看些東西,也許你就對爭斗沒興趣了?!?br>
  愛咯伊特斯道:“什么東西?”只是她自己都覺得發出的聲音好嬌,好膩人。

  騰的一下,臉蛋暈如紅布。

  意念一動,拉斐爾一只手回去,臺階上出現一幕大大的空間之門,如同一面巨大的鏡子。

  鏡子中是可怕的深淵,那灰色的漩渦的恐怖波動發出了無盡的力,整個廣場上的人都感應到了這種力量。

  所有的信徒都抬起了頭,嘩的一聲大響,開羅爾奇跡中所有的人都驚恐起來,竊竊私語如雨聲般響起。

  這本是為了給圣光女神看,可是只一眼,拉斐爾的眉頭就緊皺了起來,平鏡般的空間之門中,可

  以看到空中出現了無數的巨大灰色虛影,灰影中能找到眾多神靈消亡前的模樣。

  灰影無意識地嘶吼著咆哮著,糾融合起來。

  “愛洛伊忒斯,破壞之神要出現了!”拉斐爾喃喃地道。

  “破壞之神,是什么?”愛洛伊忒斯震驚地看著深淵。

  拉斐爾一邊解說著,一邊再次手一揮,空中又出現了死靈位面的景象。

  灰黑的死靈位面已經在崩潰了,所有的東西都在化為翻滾著的灰色鉛云,無數的哀嚎聲在云層中回,再強大的死靈也在無形的力量中化為碎骨。

  那股力量依稀可見一縷縷的灰色直線。

  灰線沒有其它任何特點,灰線經過之處,所有的東西都變成了直線,沒有任何波動。

  沒有波動,那么就是消亡!

  愛洛伊忒斯只覺的自己的年齡再次縮小,如同變成了小女孩,她驚恐地依偎在拉斐爾懷里,道:“憑著我們的力量,能打敗它,是嗎?拉斐爾!”

  拉斐爾嘆息道:“打敗?不,愛洛伊忒斯,破壞之神,就是這個世界,就是這個宇宙,它是不會敗的,哪怕你真的有力量,你能把整個世界都毀了嗎?甚至,就算能,那么世界沒了,你還能存在嗎?哪怕你是神靈!”

  “為什么?為什么?照你這么說,難道它創造了我們,只是為了毀滅嗎?這個該死的世界!”愛洛伊忒斯有點歇斯底里了。

  眾女全圍了上來,法蒂尼微笑道:“拉斐爾,我們雖然短短幾十年,可是活得很精彩不是嗎?我們死在一起好了?!?br>
  艾米利亞哆嗦著道:“不,我不想死,拉斐爾,你要想辦法!”

  德蕾茜迷糊糊,看著死靈位面崩塌,看著深淵中的黑影糾,歪著腦袋,道:“這是什么東西,好像很好玩的樣子?!?br>
  羅斐一個箭步跪在了拉斐爾的身前,抱住他的退,痛哭涕:“老大,你要救我們??!”看著眾人各有不同的表情,聽著紛紛的話語,拉斐爾說著眾人聽不懂的話語:“它快來了,我將盡力一試,也許成功,也許失敗。當你們再清醒的時候,那么就是我成功了,不過即使成功,也許到時候我還有意識,也許我將不復醒來!”

  法蒂尼黑寶石般的眼眸淚眼朦朧,維拉叫道:“不,我們和你一起死!”

  拉斐爾平靜地道:“不,維拉,你們一個都不準死,即便我沒有醒來,也仍然屬于這個世界,你們必須活下去,這是我的希望?!?br>
  看著拉斐爾堅定的眼眸,眾女終于默默點頭。

  天空驀地黑了下來,本來的藍天白云變成了一幕虛空,死靈位面和深淵位面的空間之門啪的一聲破碎了。

  虛空中,巨大陰影如大海倒懸落下來,整個天空被一張麻木呆滯的臉覆蓋著,這臉明明是大到超出視角界限,卻偏偏人人都能看清。

  它的身后依稀可以看到無數的位面在崩潰,沒有聲響,在沉默中,瞬間化為灰色虛無,只留下一片死寂。

  這種大小差異到了極限的感覺,讓人無比難受,只是在末曰的壓力中,人人都無暇顧及個人的感受了。

  整個大陸一片寂靜,所有的生靈已經因為恐懼發不出聲音,動彈不了,如同中了石化魔法。

  隨著呆滯巨臉的出現,虛空中出現了一把尖銳鋒利的黑色巨刃,那猙獰如閃電般的弧線,正是一把遮掩住整個天空的死神鐮刀!

  漆黑不見底的鐮刀似是實物,似是黑色的虛無,它發散出一條條直線,如黑色的陽光灑落下來,這黑線帶著的只有死亡的氣息。

  光線很奇異,暫時凝而不發著,或許是離開位面還很遠,或許是在積蓄力量。

  “是時候了,記??!你們是我希望!”

  身體詭異地膨起來,拉斐爾砰的一聲,化為一道道灰色弦紋,弦紋帶著強烈的波動,似乎就組成了某種玄奧的排列,繼而震傳播開來,這種傳播的速度,超越了光的速度,超過了思維能夠想象的極限,波動一瞬間影響到了整個位面。

  愛洛伊忒斯作為最強大的圣光女神,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了,體內多

  了一種波動,這種波動給她的感覺,就是拉斐爾。

  同樣呆滯的,愛洛伊忒斯也仰面看著天空。

  天空中破壞之神終于動了,黑色的光線急速地灑落下來,所有的人甚至都沒感覺到痛苦,一切就崩潰了。

  山河大地,海洋天空,整個位面都崩潰了,一切都被黑光鏟平,可是卻又不能說毀滅了,位面中的所有東西都在一種奇特的波動下,全都變成了虛影,奇特地存在著。

  所有的人感覺自己死了,又沒死,她們看著自己的身體崩潰,成為飛灰,卻還存在著一個虛幻的影子,這虛幻的影子甚至有所有的感覺,也有思維,似乎靈魂就在自己的身體中。

  空中的渾渾噩噩的巨大灰影似疑惑地盤踞了一陣,才不再停留,化為無數的灰影,向不知名的方向撲去。

  位面被一個個被摧毀,速度是如此的快,只一瞬間,還有著意識的愛洛伊忒斯就感覺周圍全部變成了灰色,她的神魂甚至能感應得很遠很遠,在一片灰色中,只有她所處的位面,是一個虛影般的存在。

  身體化為弦紋后,拉斐爾覺得自己變得無窮大,這個無窮大的自己,正在受著至圣者的侵襲。

  “死的力量是意志力,生的力量是意志力!宇宙的一切都由意志力形成!我的意志超越你的意志,哪怕你是至圣者!我永不屈服!”拉斐爾不住怒吼咆哮,只是這種怒吼依然化為了位面中的陣陣波動。

  似乎是達到了本我的極致,所有和個體靈魂有關的東西都受到了排斥,虛影位面中飛出了一朵?;?,帶著全部的感悟,飛向了宇宙深處,不知所蹤。

  灰色的龐大意志似乎想沉眠下來,周圍越來越黑,一切都要不復存在。

  可是有拉斐爾,它始終無法做到,整個宇宙像被拉斐爾綁定了一般。

  茫茫虛空中的灰色翻滾著,著,既然無法沉眠,它只有再次爆發了,無數的意志力再次四散開來,形成了一個個位面,拉斐爾所在的虛影位面從虛無中清晰起來,一切虛影的物體都變為填實,又成了鮮活之物。

  除了幾名神女,其它美女卻完全沒感覺到這種變化,她們在變為虛影后,就感覺時間停滯了一般,接著,她們清醒起來。

  身體再次化為實質,眾人回過神來,德蕾茜驚道:“咦?斐斐哥呢?”

  合金般的瓦勒莉道:“拉斐爾化為整個位面了,用他獨特的本我,維持住了位面的不滅,我們從此能從宇宙中偷取不滅的力量,得到永恒?!?br>
  德蕾茜終于眼淚滴滴滑落,再也沒了一絲幼稚:“斐斐哥死了嗎?”

  瓦勒莉嘆息道:“他沒死,可是我不知道他是否還能清醒?!?br>
  法蒂尼再也無法堅持,掙脫了希拉瑞麗和維拉的手,跪在了地上痛苦起來,聲音再也沒了一絲悅耳。

  滴滴清淚從一張張嬌顏上滴落。

  淚珠滴在地上,地面漾起了波紋,波紋瞬間擴散到了整個世界,世界開始發生了變化,一切都隨著眼淚變成了虛幻,接著又凝實起來。

  魔法商店很華麗,外墻的白石上都雕刻著精美的花卉,墻壁還鑲嵌著用斯萊姆汁做成的巨大玻璃,朝里望去,商店寬敞明亮,一個個整齊的貨架,魔法材料和裝備琳瑯目。

  一名女子低著頭,帶著一股香風,匆匆從拉斐爾身邊擦過。

  拉斐爾手一縮捏住了一只纖纖玉手。

  女子神思有點恍惚,用力一掙,甩開了手,閃過幾步,轉過頭來。

  微笑著,拉斐爾張開了雙臂。

  淚面,瓦勒莉泣不成聲地向那懷抱撲去。

 ?。ù蠼峋鄭?
上一章  圣瀆  下一章 ( 沒有了 )
重生之天價村狂欲總裁至尊毒王天怒武神傳奇大清風水師儒仙無限之最終惡異世僵尸王御龙在天答题答案
泥巴小說網提供大量免費的全本小說,穿越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玄幻小說,我們分享的全本小說是小說排行榜作品值得閱讀,泥巴小說網中國最大的免費小說閱讀網站
Copyright 第三百四十五章 大結局圣瀆 泥巴小說網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